首页

>中美工商界人士期待两国经贸关系改善带来更多机遇

沙龙国际sa36亚洲第一品牌: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出口受阻 导致日产量减少80万桶

时间:2020年01月20日 03:57 作者:时雨桐 浏览量:033782

  论重大事项“舆评”机制 #标题分割#

(全文引用自《网络传播》第191期)当前,中国社会发展处于转型期,政府社会治理面临着经济民生诉求和多元利益交织的现状。 政府部门重大决策、重要政策、重大改革措施和重大工程建设项目等重大事项的实施因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往往容易成为舆论的发动机。 民间舆论倒逼着政府重大事项“舆评”先行,研制重大项目上马前的舆情风险评估已成为地方政府的当务之急。

主要是对政府部门日常工作范围内可能存在舆情风险的、难以避免的问题进行评估,例如治安问题、窗口服务人员态度问题等。

社会学家周晓虹用“文化反哺”来概括高速发展的时代,年长一代向年轻一代学习的文化现象。

同时可梳理当地以往或其他地区处置同类舆情事件的成功经验形成案例库,以供有关组织机构参考,最大限度实现舆情风险的精准防范。 重大事项“舆评”注重贯穿全流程。

  

重大事项舆情风险评估针对某一特定重大事项,把尊重民意贯穿到重要决策和重大建设项目的事前、事中和事后全流程。 事前——在政策出台前主动征询民意,积极公开相关信息,重视公众对于项目的心理承受能力,对于民意反映出的问题要及时解答并对可能造成的矛盾予以协调;事中——在项目进展中做好舆情监测,把握民意反弹,相应地调整工作的力度和节奏,持续进行舆论引导和民意说服工作,减少困扰,化解矛盾;事后——在项目完工后,总结政府和舆论互动的得失经验,列入社会治理舆情应对案例库,为以后的工作提供镜鉴。 在进行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时,针对上述四类重大事项都需综合考量以下维度:基本性质、公众参与度、舆论压力、组织保障力、舆情动态应对能力等。 其中,基本性质分析重大事项本身的涉敏属性及敏感程度、涉及的公共利益范围和重大事项受众,即其利益群体的组成情况;公众参与度测算综合考量重大事项上马前的民意征询能力、项目进程中的公示能力与民意沟通协调能力;舆论承受力参考媒体传播和公众关注情况,以及舆论认同度;组织保障力主要考虑主责单位进行政策解读、组织专家论证和应急储备程度;舆情动态反应能力主要依据政府是否有重大事项舆情预警机制以及官员应对舆情上重视时效与讲求科学的水准(见图1)。

当这三者共同作用时,“不宽容”的社会关系就容易形成。 年轻人和父辈之间的隔阂也许能从这三个方面找到线索。 在当下,需要更多的宽容和理解才能有效促进代际弥合,需要更多年轻人带着热情和耐心帮助、反哺年长一代。 传承家风是维系代际和谐的持续保障。

 (王庆明,青年学者,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南开大学基地研究员、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 )(责编:董晓伟、曲源)。

重大事项舆情风险评估针对某一特定重大事项,把尊重民意贯穿到重要决策和重大建设项目的事前、事中和事后全流程。 事前——在政策出台前主动征询民意,积极公开相关信息,重视公众对于项目的心理承受能力,对于民意反映出的问题要及时解答并对可能造成的矛盾予以协调;事中——在项目进展中做好舆情监测,把握民意反弹,相应地调整工作的力度和节奏,持续进行舆论引导和民意说服工作,减少困扰,化解矛盾;事后——在项目完工后,总结政府和舆论互动的得失经验,列入社会治理舆情应对案例库,为以后的工作提供镜鉴。 在进行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时,针对上述四类重大事项都需综合考量以下维度:基本性质、公众参与度、舆论压力、组织保障力、舆情动态应对能力等。 其中,基本性质分析重大事项本身的涉敏属性及敏感程度、涉及的公共利益范围和重大事项受众,即其利益群体的组成情况;公众参与度测算综合考量重大事项上马前的民意征询能力、项目进程中的公示能力与民意沟通协调能力;舆论承受力参考媒体传播和公众关注情况,以及舆论认同度;组织保障力主要考虑主责单位进行政策解读、组织专家论证和应急储备程度;舆情动态反应能力主要依据政府是否有重大事项舆情预警机制以及官员应对舆情上重视时效与讲求科学的水准(见图1)。

  

美国学者威廉·房龙描述的“不宽容的历史”表现出一些共性特征:一是懒惰,固守思维习性和行为惯例;二是无知,自我标榜一贯正确;三是自私,习惯从自身立场思考和行动。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王庆明,青年学者,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南开大学基地研究员、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 )(责编:董晓伟、曲源)。

 如何消弭代际冲突、消除“代际尴尬”、实现有效的代际互动,逐渐演化为社会的公共议题。

见下图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伴随互联网的崛起,当买菜需要电子支付、观看手机短视频成为重要娱乐方式时,“不习惯下一代”的年长者不得不就网络技术、通信方式等求教年轻人。



社会学家周晓虹用“文化反哺”来概括高速发展的时代,年长一代向年轻一代学习的文化现象。

在此期间,以引发重大社会反响的重大项目进行粗粒度的指标分析和评判为着眼点,不断探索将政府重大项目“舆论风险及民意承受力评估”机制建设付诸实践,尝试在建立舆情管理工作和重大事项决策方面开展“舆评”的方法和维度,并根据近些年各地在舆情风险防范方面所做的探索和所取得的经验,强化政府部门舆情风险评估和关口前置意识,推进政府社会治理创新。 “舆评”的对象和范围舆评,即舆情风险评估,主要针对地方政府在重大事项决策前及日常社会治理过程中,围绕重大事项的公众参与度、舆论风险性、民意承受力、组织保障力,以及舆情动态反应能力等因素开展系统的调研,科学预测、分析和评估,对重大事项进行预判,进而调整决策、建立风险防范和处置措施,从源头预防和化解网络舆情风险,推动科学民主决策、提高社会治理能力。 舆情风险评估的对象主要包括两大类:一是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

美国学者威廉·房龙描述的“不宽容的历史”表现出一些共性特征:一是懒惰,固守思维习性和行为惯例;二是无知,自我标榜一贯正确;三是自私,习惯从自身立场思考和行动。

如下图

主要是对政府部门日常工作范围内可能存在舆情风险的、难以避免的问题进行评估,例如治安问题、窗口服务人员态度问题等。

然而,幸福也有幸福的烦恼,在高速发展的时代,不同的生活习惯、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行动选择,让代际差异在春节期间集中“上演”:“不习惯下一代”的年长者在“观念过时”的话语中感受轻慢,“不理解上一代”的年轻人在“催婚催生”的压力下体验无奈。

论重大事项“舆评”机制 #标题分割#

(全文引用自《网络传播》第191期)当前,中国社会发展处于转型期,政府社会治理面临着经济民生诉求和多元利益交织的现状。 政府部门重大决策、重要政策、重大改革措施和重大工程建设项目等重大事项的实施因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往往容易成为舆论的发动机。 民间舆论倒逼着政府重大事项“舆评”先行,研制重大项目上马前的舆情风险评估已成为地方政府的当务之急。

同时可梳理当地以往或其他地区处置同类舆情事件的成功经验形成案例库,以供有关组织机构参考,最大限度实现舆情风险的精准防范。 重大事项“舆评”注重贯穿全流程。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论重大事项“舆评”机制 #标题分割#<p> (全文引用自《网络传播》第191期)当前,中国社会发展处于转型期,政府社会治理面临着经济民生诉求和多元利益交织的现状。 政府部门重大决策、重要政策、重大改革措施和重大工程建设项目等重大事项的实施因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往往容易成为舆论的发动机。 民间舆论倒逼着政府重大事项“舆评”先行,研制重大项目上马前的舆情风险评估已成为地方政府的当务之急。

如下图

重大事项舆情风险评估针对某一特定重大事项,把尊重民意贯穿到重要决策和重大建设项目的事前、事中和事后全流程。 事前——在政策出台前主动征询民意,积极公开相关信息,重视公众对于项目的心理承受能力,对于民意反映出的问题要及时解答并对可能造成的矛盾予以协调;事中——在项目进展中做好舆情监测,把握民意反弹,相应地调整工作的力度和节奏,持续进行舆论引导和民意说服工作,减少困扰,化解矛盾;事后——在项目完工后,总结政府和舆论互动的得失经验,列入社会治理舆情应对案例库,为以后的工作提供镜鉴。 在进行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时,针对上述四类重大事项都需综合考量以下维度:基本性质、公众参与度、舆论压力、组织保障力、舆情动态应对能力等。 其中,基本性质分析重大事项本身的涉敏属性及敏感程度、涉及的公共利益范围和重大事项受众,即其利益群体的组成情况;公众参与度测算综合考量重大事项上马前的民意征询能力、项目进程中的公示能力与民意沟通协调能力;舆论承受力参考媒体传播和公众关注情况,以及舆论认同度;组织保障力主要考虑主责单位进行政策解读、组织专家论证和应急储备程度;舆情动态反应能力主要依据政府是否有重大事项舆情预警机制以及官员应对舆情上重视时效与讲求科学的水准(见图1)。

社会学家周晓虹用“文化反哺”来概括高速发展的时代,年长一代向年轻一代学习的文化现象。

重大事项舆情风险评估针对某一特定重大事项,把尊重民意贯穿到重要决策和重大建设项目的事前、事中和事后全流程。 事前——在政策出台前主动征询民意,积极公开相关信息,重视公众对于项目的心理承受能力,对于民意反映出的问题要及时解答并对可能造成的矛盾予以协调;事中——在项目进展中做好舆情监测,把握民意反弹,相应地调整工作的力度和节奏,持续进行舆论引导和民意说服工作,减少困扰,化解矛盾;事后——在项目完工后,总结政府和舆论互动的得失经验,列入社会治理舆情应对案例库,为以后的工作提供镜鉴。 在进行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时,针对上述四类重大事项都需综合考量以下维度:基本性质、公众参与度、舆论压力、组织保障力、舆情动态应对能力等。 其中,基本性质分析重大事项本身的涉敏属性及敏感程度、涉及的公共利益范围和重大事项受众,即其利益群体的组成情况;公众参与度测算综合考量重大事项上马前的民意征询能力、项目进程中的公示能力与民意沟通协调能力;舆论承受力参考媒体传播和公众关注情况,以及舆论认同度;组织保障力主要考虑主责单位进行政策解读、组织专家论证和应急储备程度;舆情动态反应能力主要依据政府是否有重大事项舆情预警机制以及官员应对舆情上重视时效与讲求科学的水准(见图1)。

良好的家风总是向上向善的,促进家庭成员更好发展,让亲人关系更加美好融洽,它是一个社会的价值缩影,涵养着社会文明风尚、传播着社会正能量。

如下图

 

早在2013年,人民网舆情团队就提出“舆评”的理念,多年来致力于将舆论风险评估概念化、理论化,推进规范化建设“舆评”工作,推动“舆评”成为地方政府重大事项决策立项前,与“环评”“稳评”并重的前置程序和刚性门槛。

美国学者威廉·房龙描述的“不宽容的历史”表现出一些共性特征:一是懒惰,固守思维习性和行为惯例;二是无知,自我标榜一贯正确;三是自私,习惯从自身立场思考和行动。

<p> 有学者提出,两代人的居住格局应保持“一碗汤的距离”,既要让子代和父代有各自的独立空间,又要维系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关系。

个性解放、知识快速更新和年轻一代的经济独立不断冲击着传统家长权威。  不同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在同一时空并存的环境下,代际之间的适度空间和社会距离成为彼此有效沟通与和谐共处的基本条件之一。 当年轻人与父辈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难以快速趋同时,适度距离是确保良性代际互动的前提。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早在2013年,人民网舆情团队就提出“舆评”的理念,多年来致力于将舆论风险评估概念化、理论化,推进规范化建设“舆评”工作,推动“舆评”成为地方政府重大事项决策立项前,与“环评”“稳评”并重的前置程序和刚性门槛。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退市高危股”名单 个别“退市高危股”大涨

论重大事项“舆评”机制 #标题分割#

(全文引用自《网络传播》第191期)当前,中国社会发展处于转型期,政府社会治理面临着经济民生诉求和多元利益交织的现状。 政府部门重大决策、重要政策、重大改革措施和重大工程建设项目等重大事项的实施因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往往容易成为舆论的发动机。 民间舆论倒逼着政府重大事项“舆评”先行,研制重大项目上马前的舆情风险评估已成为地方政府的当务之急。

在此期间,以引发重大社会反响的重大项目进行粗粒度的指标分析和评判为着眼点,不断探索将政府重大项目“舆论风险及民意承受力评估”机制建设付诸实践,尝试在建立舆情管理工作和重大事项决策方面开展“舆评”的方法和维度,并根据近些年各地在舆情风险防范方面所做的探索和所取得的经验,强化政府部门舆情风险评估和关口前置意识,推进政府社会治理创新。 “舆评”的对象和范围舆评,即舆情风险评估,主要针对地方政府在重大事项决策前及日常社会治理过程中,围绕重大事项的公众参与度、舆论风险性、民意承受力、组织保障力,以及舆情动态反应能力等因素开展系统的调研,科学预测、分析和评估,对重大事项进行预判,进而调整决策、建立风险防范和处置措施,从源头预防和化解网络舆情风险,推动科学民主决策、提高社会治理能力。 舆情风险评估的对象主要包括两大类:一是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

个性解放、知识快速更新和年轻一代的经济独立不断冲击着传统家长权威。 不同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在同一时空并存的环境下,代际之间的适度空间和社会距离成为彼此有效沟通与和谐共处的基本条件之一。 当年轻人与父辈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难以快速趋同时,适度距离是确保良性代际互动的前提。

重大事项舆情风险评估针对某一特定重大事项,把尊重民意贯穿到重要决策和重大建设项目的事前、事中和事后全流程。 事前——在政策出台前主动征询民意,积极公开相关信息,重视公众对于项目的心理承受能力,对于民意反映出的问题要及时解答并对可能造成的矛盾予以协调;事中——在项目进展中做好舆情监测,把握民意反弹,相应地调整工作的力度和节奏,持续进行舆论引导和民意说服工作,减少困扰,化解矛盾;事后——在项目完工后,总结政府和舆论互动的得失经验,列入社会治理舆情应对案例库,为以后的工作提供镜鉴。 在进行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时,针对上述四类重大事项都需综合考量以下维度:基本性质、公众参与度、舆论压力、组织保障力、舆情动态应对能力等。 其中,基本性质分析重大事项本身的涉敏属性及敏感程度、涉及的公共利益范围和重大事项受众,即其利益群体的组成情况;公众参与度测算综合考量重大事项上马前的民意征询能力、项目进程中的公示能力与民意沟通协调能力;舆论承受力参考媒体传播和公众关注情况,以及舆论认同度;组织保障力主要考虑主责单位进行政策解读、组织专家论证和应急储备程度;舆情动态反应能力主要依据政府是否有重大事项舆情预警机制以及官员应对舆情上重视时效与讲求科学的水准(见图1)。

主要是对政府部门日常工作范围内可能存在舆情风险的、难以避免的问题进行评估,例如治安问题、窗口服务人员态度问题等。</p>

中国极限运动协会网

主要是对政府部门日常工作范围内可能存在舆情风险的、难以避免的问题进行评估,例如治安问题、窗口服务人员态度问题等。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春节是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也是父辈传递关怀、年轻一代表达感恩的好机会,更是传承家风的好时机。 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家风作为一个家庭的精神内核,是消弭代际冲突、维系亲人和睦关系的重要精神纽带。 家风好比一件上好的古董,历经一代代人的呵护与打磨,勾勒出一个家庭或家族的独特底色。

中美工商界人士期待两国经贸关系改善带来更多机遇

 

同时可梳理当地以往或其他地区处置同类舆情事件的成功经验形成案例库,以供有关组织机构参考,最大限度实现舆情风险的精准防范。 重大事项“舆评”注重贯穿全流程。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主要是对政府部门日常工作范围内可能存在舆情风险的、难以避免的问题进行评估,例如治安问题、窗口服务人员态度问题等。

 “文化反哺”是促进代际弥合的有效机制。

张毓强:降成本是必须的 涨价也是必要的

光明日报:春节,代际弥合好时机 #标题分割#

原标题:春节,代际弥合好时机每逢佳节倍思亲,回家过年、感受阖家团圆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幸福。论重大事项“舆评”机制 #标题分割#

(全文引用自《网络传播》第191期)当前,中国社会发展处于转型期,政府社会治理面临着经济民生诉求和多元利益交织的现状。 政府部门重大决策、重要政策、重大改革措施和重大工程建设项目等重大事项的实施因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往往容易成为舆论的发动机。 民间舆论倒逼着政府重大事项“舆评”先行,研制重大项目上马前的舆情风险评估已成为地方政府的当务之急。

在此期间,以引发重大社会反响的重大项目进行粗粒度的指标分析和评判为着眼点,不断探索将政府重大项目“舆论风险及民意承受力评估”机制建设付诸实践,尝试在建立舆情管理工作和重大事项决策方面开展“舆评”的方法和维度,并根据近些年各地在舆情风险防范方面所做的探索和所取得的经验,强化政府部门舆情风险评估和关口前置意识,推进政府社会治理创新。 “舆评”的对象和范围舆评,即舆情风险评估,主要针对地方政府在重大事项决策前及日常社会治理过程中,围绕重大事项的公众参与度、舆论风险性、民意承受力、组织保障力,以及舆情动态反应能力等因素开展系统的调研,科学预测、分析和评估,对重大事项进行预判,进而调整决策、建立风险防范和处置措施,从源头预防和化解网络舆情风险,推动科学民主决策、提高社会治理能力。 舆情风险评估的对象主要包括两大类:一是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

同时可梳理当地以往或其他地区处置同类舆情事件的成功经验形成案例库,以供有关组织机构参考,最大限度实现舆情风险的精准防范。 重大事项“舆评”注重贯穿全流程。

中粮期货 试错交易:1月13日市场观察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个性解放、知识快速更新和年轻一代的经济独立不断冲击着传统家长权威。 不同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在同一时空并存的环境下,代际之间的适度空间和社会距离成为彼此有效沟通与和谐共处的基本条件之一。 当年轻人与父辈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难以快速趋同时,适度距离是确保良性代际互动的前提。

主要是对政府部门日常工作范围内可能存在舆情风险的、难以避免的问题进行评估,例如治安问题、窗口服务人员态度问题等。

相关资讯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当选2019经济年度人物

 

社会学家周晓虹用“文化反哺”来概括高速发展的时代,年长一代向年轻一代学习的文化现象。

光明日报:春节,代际弥合好时机 #标题分割#<p> 原标题:春节,代际弥合好时机每逢佳节倍思亲,回家过年、感受阖家团圆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幸福。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然而,幸福也有幸福的烦恼,在高速发展的时代,不同的生活习惯、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行动选择,让代际差异在春节期间集中“上演”:“不习惯下一代”的年长者在“观念过时”的话语中感受轻慢,“不理解上一代”的年轻人在“催婚催生”的压力下体验无奈。

尽管利率极低 欧元区主权债净供应量达08年以来最低

  

在此期间,以引发重大社会反响的重大项目进行粗粒度的指标分析和评判为着眼点,不断探索将政府重大项目“舆论风险及民意承受力评估”机制建设付诸实践,尝试在建立舆情管理工作和重大事项决策方面开展“舆评”的方法和维度,并根据近些年各地在舆情风险防范方面所做的探索和所取得的经验,强化政府部门舆情风险评估和关口前置意识,推进政府社会治理创新。 “舆评”的对象和范围舆评,即舆情风险评估,主要针对地方政府在重大事项决策前及日常社会治理过程中,围绕重大事项的公众参与度、舆论风险性、民意承受力、组织保障力,以及舆情动态反应能力等因素开展系统的调研,科学预测、分析和评估,对重大事项进行预判,进而调整决策、建立风险防范和处置措施,从源头预防和化解网络舆情风险,推动科学民主决策、提高社会治理能力。 舆情风险评估的对象主要包括两大类:一是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

良好的家风总是向上向善的,促进家庭成员更好发展,让亲人关系更加美好融洽,它是一个社会的价值缩影,涵养着社会文明风尚、传播着社会正能量。

“适度距离”,不单是居住空间上的物理距离,也是心理上的“代际距离”。

光明日报:春节,代际弥合好时机 #标题分割#

原标题:春节,代际弥合好时机每逢佳节倍思亲,回家过年、感受阖家团圆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幸福。

论重大事项“舆评”机制 #标题分割#

(全文引用自《网络传播》第191期)当前,中国社会发展处于转型期,政府社会治理面临着经济民生诉求和多元利益交织的现状。 政府部门重大决策、重要政策、重大改革措施和重大工程建设项目等重大事项的实施因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往往容易成为舆论的发动机。 民间舆论倒逼着政府重大事项“舆评”先行,研制重大项目上马前的舆情风险评估已成为地方政府的当务之急。

新浪副总裁刘运利为印奇颁发2019经济年度人物新锐奖

  

良好的家风总是向上向善的,促进家庭成员更好发展,让亲人关系更加美好融洽,它是一个社会的价值缩影,涵养着社会文明风尚、传播着社会正能量。

在此期间,以引发重大社会反响的重大项目进行粗粒度的指标分析和评判为着眼点,不断探索将政府重大项目“舆论风险及民意承受力评估”机制建设付诸实践,尝试在建立舆情管理工作和重大事项决策方面开展“舆评”的方法和维度,并根据近些年各地在舆情风险防范方面所做的探索和所取得的经验,强化政府部门舆情风险评估和关口前置意识,推进政府社会治理创新。 “舆评”的对象和范围舆评,即舆情风险评估,主要针对地方政府在重大事项决策前及日常社会治理过程中,围绕重大事项的公众参与度、舆论风险性、民意承受力、组织保障力,以及舆情动态反应能力等因素开展系统的调研,科学预测、分析和评估,对重大事项进行预判,进而调整决策、建立风险防范和处置措施,从源头预防和化解网络舆情风险,推动科学民主决策、提高社会治理能力。 舆情风险评估的对象主要包括两大类:一是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

<p> 良好的家风总是向上向善的,促进家庭成员更好发展,让亲人关系更加美好融洽,它是一个社会的价值缩影,涵养着社会文明风尚、传播着社会正能量。</p>

如何消弭代际冲突、消除“代际尴尬”、实现有效的代际互动,逐渐演化为社会的公共议题。

蛋壳公寓成功挂牌上市 成2020年纽交所第一中概股

  

当这三者共同作用时,“不宽容”的社会关系就容易形成。 年轻人和父辈之间的隔阂也许能从这三个方面找到线索。 在当下,需要更多的宽容和理解才能有效促进代际弥合,需要更多年轻人带着热情和耐心帮助、反哺年长一代。 传承家风是维系代际和谐的持续保障。

重大事项舆情风险评估针对某一特定重大事项,把尊重民意贯穿到重要决策和重大建设项目的事前、事中和事后全流程。 事前——在政策出台前主动征询民意,积极公开相关信息,重视公众对于项目的心理承受能力,对于民意反映出的问题要及时解答并对可能造成的矛盾予以协调;事中——在项目进展中做好舆情监测,把握民意反弹,相应地调整工作的力度和节奏,持续进行舆论引导和民意说服工作,减少困扰,化解矛盾;事后——在项目完工后,总结政府和舆论互动的得失经验,列入社会治理舆情应对案例库,为以后的工作提供镜鉴。 在进行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时,针对上述四类重大事项都需综合考量以下维度:基本性质、公众参与度、舆论压力、组织保障力、舆情动态应对能力等。 其中,基本性质分析重大事项本身的涉敏属性及敏感程度、涉及的公共利益范围和重大事项受众,即其利益群体的组成情况;公众参与度测算综合考量重大事项上马前的民意征询能力、项目进程中的公示能力与民意沟通协调能力;舆论承受力参考媒体传播和公众关注情况,以及舆论认同度;组织保障力主要考虑主责单位进行政策解读、组织专家论证和应急储备程度;舆情动态反应能力主要依据政府是否有重大事项舆情预警机制以及官员应对舆情上重视时效与讲求科学的水准(见图1)。

良好的家风总是向上向善的,促进家庭成员更好发展,让亲人关系更加美好融洽,它是一个社会的价值缩影,涵养着社会文明风尚、传播着社会正能量。

 有学者提出,两代人的居住格局应保持“一碗汤的距离”,既要让子代和父代有各自的独立空间,又要维系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关系。

升级版"禁塑令":快递、外卖将不能再随便使用塑料袋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重大事项舆情风险评估针对某一特定重大事项,把尊重民意贯穿到重要决策和重大建设项目的事前、事中和事后全流程。 事前——在政策出台前主动征询民意,积极公开相关信息,重视公众对于项目的心理承受能力,对于民意反映出的问题要及时解答并对可能造成的矛盾予以协调;事中——在项目进展中做好舆情监测,把握民意反弹,相应地调整工作的力度和节奏,持续进行舆论引导和民意说服工作,减少困扰,化解矛盾;事后——在项目完工后,总结政府和舆论互动的得失经验,列入社会治理舆情应对案例库,为以后的工作提供镜鉴。 在进行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时,针对上述四类重大事项都需综合考量以下维度:基本性质、公众参与度、舆论压力、组织保障力、舆情动态应对能力等。 其中,基本性质分析重大事项本身的涉敏属性及敏感程度、涉及的公共利益范围和重大事项受众,即其利益群体的组成情况;公众参与度测算综合考量重大事项上马前的民意征询能力、项目进程中的公示能力与民意沟通协调能力;舆论承受力参考媒体传播和公众关注情况,以及舆论认同度;组织保障力主要考虑主责单位进行政策解读、组织专家论证和应急储备程度;舆情动态反应能力主要依据政府是否有重大事项舆情预警机制以及官员应对舆情上重视时效与讲求科学的水准(见图1)。

 良好的家风总是向上向善的,促进家庭成员更好发展,让亲人关系更加美好融洽,它是一个社会的价值缩影,涵养着社会文明风尚、传播着社会正能量。

热门资讯
2019年 A股六大“奇葩新闻”

20200120   论重大事项“舆评”机制 #标题分割#

(全文引用自《网络传播》第191期)当前,中国社会发展处于转型期,政府社会治理面临着经济民生诉求和多元利益交织的现状。 政府部门重大决策、重要政策、重大改革措施和重大工程建设项目等重大事项的实施因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往往容易成为舆论的发动机。 民间舆论倒逼着政府重大事项“舆评”先行,研制重大项目上马前的舆情风险评估已成为地方政府的当务之急。

早在2013年,人民网舆情团队就提出“舆评”的理念,多年来致力于将舆论风险评估概念化、理论化,推进规范化建设“舆评”工作,推动“舆评”成为地方政府重大事项决策立项前,与“环评”“稳评”并重的前置程序和刚性门槛。

这种“逆向社会化”恰恰是代际弥合的重要途径。

 在此期间,以引发重大社会反响的重大项目进行粗粒度的指标分析和评判为着眼点,不断探索将政府重大项目“舆论风险及民意承受力评估”机制建设付诸实践,尝试在建立舆情管理工作和重大事项决策方面开展“舆评”的方法和维度,并根据近些年各地在舆情风险防范方面所做的探索和所取得的经验,强化政府部门舆情风险评估和关口前置意识,推进政府社会治理创新。 “舆评”的对象和范围舆评,即舆情风险评估,主要针对地方政府在重大事项决策前及日常社会治理过程中,围绕重大事项的公众参与度、舆论风险性、民意承受力、组织保障力,以及舆情动态反应能力等因素开展系统的调研,科学预测、分析和评估,对重大事项进行预判,进而调整决策、建立风险防范和处置措施,从源头预防和化解网络舆情风险,推动科学民主决策、提高社会治理能力。 舆情风险评估的对象主要包括两大类:一是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

美国学者威廉·房龙描述的“不宽容的历史”表现出一些共性特征:一是懒惰,固守思维习性和行为惯例;二是无知,自我标榜一贯正确;三是自私,习惯从自身立场思考和行动。

冯仑和马蔚华魔术battle:后者变出红包 马云拍手称赞

20200120    这种“逆向社会化”恰恰是代际弥合的重要途径。

早在2013年,人民网舆情团队就提出“舆评”的理念,多年来致力于将舆论风险评估概念化、理论化,推进规范化建设“舆评”工作,推动“舆评”成为地方政府重大事项决策立项前,与“环评”“稳评”并重的前置程序和刚性门槛。

<p>  这种“逆向社会化”恰恰是代际弥合的重要途径。论重大事项“舆评”机制 #标题分割#

(全文引用自《网络传播》第191期)当前,中国社会发展处于转型期,政府社会治理面临着经济民生诉求和多元利益交织的现状。 政府部门重大决策、重要政策、重大改革措施和重大工程建设项目等重大事项的实施因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往往容易成为舆论的发动机。 民间舆论倒逼着政府重大事项“舆评”先行,研制重大项目上马前的舆情风险评估已成为地方政府的当务之急。

在此期间,以引发重大社会反响的重大项目进行粗粒度的指标分析和评判为着眼点,不断探索将政府重大项目“舆论风险及民意承受力评估”机制建设付诸实践,尝试在建立舆情管理工作和重大事项决策方面开展“舆评”的方法和维度,并根据近些年各地在舆情风险防范方面所做的探索和所取得的经验,强化政府部门舆情风险评估和关口前置意识,推进政府社会治理创新。 “舆评”的对象和范围舆评,即舆情风险评估,主要针对地方政府在重大事项决策前及日常社会治理过程中,围绕重大事项的公众参与度、舆论风险性、民意承受力、组织保障力,以及舆情动态反应能力等因素开展系统的调研,科学预测、分析和评估,对重大事项进行预判,进而调整决策、建立风险防范和处置措施,从源头预防和化解网络舆情风险,推动科学民主决策、提高社会治理能力。 舆情风险评估的对象主要包括两大类:一是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

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到龄退休 高登锋接任总裁

20200120

早在2013年,人民网舆情团队就提出“舆评”的理念,多年来致力于将舆论风险评估概念化、理论化,推进规范化建设“舆评”工作,推动“舆评”成为地方政府重大事项决策立项前,与“环评”“稳评”并重的前置程序和刚性门槛。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

在此期间,以引发重大社会反响的重大项目进行粗粒度的指标分析和评判为着眼点,不断探索将政府重大项目“舆论风险及民意承受力评估”机制建设付诸实践,尝试在建立舆情管理工作和重大事项决策方面开展“舆评”的方法和维度,并根据近些年各地在舆情风险防范方面所做的探索和所取得的经验,强化政府部门舆情风险评估和关口前置意识,推进政府社会治理创新。 “舆评”的对象和范围舆评,即舆情风险评估,主要针对地方政府在重大事项决策前及日常社会治理过程中,围绕重大事项的公众参与度、舆论风险性、民意承受力、组织保障力,以及舆情动态反应能力等因素开展系统的调研,科学预测、分析和评估,对重大事项进行预判,进而调整决策、建立风险防范和处置措施,从源头预防和化解网络舆情风险,推动科学民主决策、提高社会治理能力。 舆情风险评估的对象主要包括两大类:一是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

陈东升和宋立新为丁立国开启2019经济年度人物奖项

20200120

  “适度距离”是化解“代际尴尬”的现实路径。 在社会转型进程中,中国的家庭结构经历着革命式变迁。

 春节是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也是父辈传递关怀、年轻一代表达感恩的好机会,更是传承家风的好时机。 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家风作为一个家庭的精神内核,是消弭代际冲突、维系亲人和睦关系的重要精神纽带。 家风好比一件上好的古董,历经一代代人的呵护与打磨,勾勒出一个家庭或家族的独特底色。

二是对政府部门重大事项的舆情风险评估,包括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关系较大范围群众切身利益调整的重大政策;涉及较多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项目;涉及相当数量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等进行舆情风险及公众舆论承受力的评估,依据重大事项的性质和特点,具体可以分为四类:有关公共服务、市场监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大公共政策、决策;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改革措施;当地将要实施的,尤其是与社会民生、环境保护等相关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对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共秩序有重大影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会议、展会、赛事、演出等重大活动。 “舆评”的基本方法和参考维度常态决策的“舆评”侧重挖掘关键风险源。 对公共部门日常工作、常规决策、社会面舆情的风险防控主要侧重于对舆情风险多发、波及范围广泛、影响程度较深的重点工作领域、重点风险源进行排查。 通过大数据挖掘筛选、专家调研访谈和历史事件回溯等方法,梳理以往某一个公共主体所体现出的舆情信息,辅以同类公共主体的舆情状态进行参考,对其归类、分析和评级,归纳出常见的舆情风险。 根据舆情风险的评估情况和风险源清单,可以针对性地加强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的舆情风险监测和预警,并依据公共主体的实际情况制定舆情风险防范和应对预案、口径等,明确有关机构部门职责。